優柔不断

垃圾堆集處,請別Fo

他們沒有說過一句讓他傷心的話,然而他不是這樣。

1.倒不是說會什麼樂器抑或對交響樂有多麼了解,但是當坐在音樂會廳裡的時候每每是會為樂聲流下眼淚的。
暫且不論他的眼淚存不存在什麼價值。
就好像坐在甲子園裡看不認識的兩隊的比賽,作為坐在其中一隊的陣地中使然的支持者,在球隊隊員輸掉半決賽後走到觀眾席鞠躬抹淚的場景,也會讓他一邊想著「他們的夏天也止步於此了嗎。」一邊因為不想被人問「你怎麼了?」所以強行吞下眼淚。
他很容易被各種各樣的情緒所感染。
其實沒什麼,想哭而已。感動的想哭。
因為喜歡那種「好像感受到什麼東西了」的感覺,所以他覺得哭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。按照他的邏輯來看的話,痛苦的時候會哭,所以痛苦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。
他經常會沈浸在自己的痛苦之中。
「我好...

牙疼。
好疼好疼好疼。
還以為已經被抽了神經,不會再疼了。
結果不是依然在疼嘛。
到最後會不會變成整個潰爛,拔掉。

今天父親回來的時候問我有沒有帶我們家的狗下去散步上廁所,我說啊,原來她沒下去哦,難怪她用怨恨的眼神看著我。

怎麼會。

真的是用怨恨的眼神。看著我。

4

高雄的夜景。

原本應該是順著導航乖乖走,但是開車的某人確信他從一個更近的地方到過山頂,我們就聽他的話關掉了手機往山上開,不想差點就此在半夜開進中山大學。

——等等這是哪裡——我們要出高雄了嗎——周圍越來越黑了——現在是七月內——你說中山大學會放我們進去嗎——進去幹嘛啦!!——什麼東西嘛他竟然超過我——噢噢噢大車車好怕怕——對對剛剛就是從這裡右轉——……啊?!

我們,還是看地圖吧好不好by暈車體質的我(沉重微笑


夜景很難拍,乾脆就虛焦了,即便如此也是來之不易。想起那晚的事就覺得好好笑,和朋友迷路過一次之後才發現迷路的過程也是到目的地之前的一個……小小驚喜。

2

回去的時候住了兩次汽車旅館第一次是在台北那邊,進去之後不僅有一股菸味而且非常地……情趣,兩個女生開始對房間內進行了各式的探索,然後在桌上發現一份如果被人調查外遇之類該如何回答的教學。竟學到了不少。

第二次是在高雄,這家看起來有點歐式風格,不過內裝潢沒有奇怪的不適感顯得非常居家。另兩個朋友從酒吧回來還繼續喝酒聊天,我不支倒床,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隔天早上起來不小心拉開厚重的窗簾,發現外面是這樣的云這樣的天。太陽火辣到我不敢開窗拍照,是一種又想出去又有點害怕的心情。

3

之前回鄉的時候存下了一些照片至今都沒有去處,想想不然就放在這裡吧。

自從換了愛瘋之後拍照這件事情好像變得越來越隨意了,可以把脖子上承重的D50卸下然後拿上輕巧的手機出去旅行,也未嘗不是一件快事,回程買特產的時候也不難幫隔壁的親友順便帶去手信了吧。可是有時候想這樣真的好嗎。

那種一張好照片的來之不易,可能會漸漸被人遺忘了吧。


台南的天真是藍啊。

在湯那邊有兩個竟然又在LF這邊開,也是一開始沒有想到的事情。

 

© 優柔不断 | Powered by LOFTER